袁运生:艺路60载归来仍少年

2019-11-01 09:38:09   来源:北京日报
[摘要] 1955年,袁运生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美院。

《北京日报》历年来对袁运生及其艺术创作的报道版样。

袁运生正在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创作巨幅油画作品。记者 刘平/摄

刚刚通航不久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,以其独有的建筑风格和艺术氛围成为全球关注焦点。此时,一位参与新机场艺术品创作的老艺术家尤其受到公众关注。他就是曾在1979年为首都国际机场创作了壁画《生命的赞歌——泼水节》的袁运生。1979年10月《北京日报》接连刊登了《崭新的航?#23853;邸貳断部?#22721;画的复兴》两篇文章,介绍这幅壁画作品并?#25945;?#22721;画艺术的复兴。

回?#20439;?#24049;的艺术生涯,在不同年代、不同事件中,坚持自己艺术追求的道路始终不?#25945;梗?#20294;袁运生选择坚持自己的初心。

毕业创作引两位老师争执

1955年,袁运生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美院。走进这座艺术殿堂后,他发现自?#33743;?#20808;面临艺术道路的选择。在彼时历史环境下,艺术造型观念一边倒,学习苏联。袁运生受老师董希文先生的影响,在学术观念上选择将中国传统与西方现代主义造型语言相结合。这个主张影响了袁运生一辈子。

还在央美读书期间,袁运生就成了“?#36951;傘保?#34987;遣往北京东郊的双桥农场改造。?#21830;?#24615;乐观的他却将这段经历当作一?#25991;?#24471;的学习机会。他不仅在劳动中强健了体魄,还利用放羊、养猪等机会,画了十几本动物速写。更难得的是,在农场,他与江丰、李宗津、冯法祀等多位在艺术上有明确主张的先生们同住一间宿舍,在和先生们的思想交流中,他更坚定?#20439;?#24049;的艺术主张。

两年后,袁运生回到学校继续学习。1962年毕业前夕,袁运生在江南写生两个多月,重振作画的信心,并在这次写生基础上创作了本科毕业作品——油画《水乡的记忆》。画面?#36816;?#24030;郊区的甪直镇为灵?#26657;?#23558;中国传统绘画与西方现代主义造型语言相结?#24076;?#32472;出了他对江南古镇的感觉。“?#20889;?#37327;写生垫?#31069;?#21019;作画面中的人物时不需要模特儿,甚至创作时连写生也丢到一边去,结果画出来却比写生更接近?#19994;母?#21463;。可能,这就是真诚的力量。”老师董希文非常满意这幅作品,给出了满分5分,而主张全面学习苏联造型语言的李天祥给出了2分,两位老师争执不下,最?#23853;?#20102;4+。“不久,批评这件毕业作品的文章登在杂志上,说这张画里的人被丑化了,我不禁哑然。也许,我丢掉真?#24076;?#23601;会取得赞美。”袁运生不愿背离自己的艺术主张,只是他没想到,为了这份坚持,他在之后的十几年里竟一事无成。

毕业之际,即便美术大家庞薰琴先生亲自来到央美要人,希望他可以去中央工艺美院从教,但最终他?#25925;潛环?#37197;到吉林省长?#33743;?#24037;人文化宫,成为一名专门辅导业余绘画爱好者的老师。在长春,他一待就是18年。直到1978年,他接到了一个热情的邀约。

央美的老同学,当时已在云南站稳脚跟的丁绍光、刘绍惠、姚钟华、孙景波向他发出邀请,希望他前去西双版纳和临沧傣族地区生活、创作几个月。自由创作,这是一个久违的词,是他内心的渴望。他鼓起勇气向单位请假,一向惜才的长?#33743;?#24635;工会主席贺英亲自批?#36857;?#32769;同学费正借了三百元钱给他,终于促成了这次采风创作。

8月,数十个小时的周转颠簸后?#25191;?#26118;明的袁运生,把前来接站的四个同学吓了一大跳。为了这次采风,他定做了大大小小一百多个油画框,把四个同学的空自行车全都装满了。同学们打趣儿,“你这是打了家具来卖啊。”那时候,大家都不知道,这一次采风将彻底改变他的命运。

机场壁画裸体形象引大讨论

在云南的这次采风?#20013;?#20102;四个月。第一次?#21561;?#31062;国西南边陲的风土人情,第一次?#36335;?#22238;到学校里一样放松、全身心投入创作,毕业后第一次大量使用白描传统技法进行写生创作……袁运生画得忘我。

“我不得不压抑住兴奋,凝聚自己的感情,用更缓慢作画的办法来更精确地保留?#19994;母?#21463;。我不断在自己的心中,也在画里设法塑造?#19994;?#35199;双版纳。”袁运生笔下的西双版纳有丰富、浓郁,充满生命的?#21442;?#32676;形象,更有单纯、多姿、质朴、爱美的傣家?#20061;?#24418;象。“这是一个既丰富而又单纯的线条世界——柔和而富有弹性的线条,挺拔、秀丽的线条,也有执着、缠绵、缓慢游丝一般的线条。”创作的激情喷薄而出,袁运生不停地画。采风?#24418;?#32467;束,他就在云南昆明举办了一次个人画展,在当地引起轰动。随后,画展被邀请至北京中央工艺美院举办,获得学界关注。于是,当时已接到为首都机场进行公共艺术创作任务的中央工艺美院,向他发出了创作壁画的邀请。

“接到这个任务时,我想到的唯一题材便是泼水节。在一幅27米宽、3.4米高的巨大墙壁上,画一幅赞颂傣家人的精神、情操的壁画,对我来说,真是如梦一般美好的事。”袁运生回忆,傣族有丰富的民间传说,追求爱情、自由、幸福是这些故事最常见的主题。其中有一个关于泼水节来源的传说,特别吸引他。他根据壁画所在墙壁的实际情况和画面题?#27169;?#20915;定在侧面墙上画出沐浴和爱情主题,两个姑娘健康、洁白的身躯出现在画面上,表达对人体美的赞?#20572;?#22312;我看来,正是对自由的歌颂。”

1979年9月26日,首都机场壁画群落成,因画面中的这两个裸体艺术形象首先引起了?#25945;?#24191;泛关注。10月2日,北京日报刊登《崭新的航?#23853;邸?#23545;包括这幅壁画在内的机场艺术作品给予肯定和赞扬。但很快,关于是否应该出现裸体,文艺界热烈讨论起来。在专门为此召开的座谈会上,艺术家们各执观点,激烈?#25945;幀?#22312;中央民族大学学习的傣族学生也被请来,对作品提出他们的观后感。也有人劝袁运生修改作品,将裸体去掉。袁运生真诚地向人们介绍他的创作主题、讲述他在西双版纳的所见所闻,倾诉他对这种文化的理解和热爱。他拒绝修改画作,坚持下来。

之后,多位文化主管部门领导?#36861;?#21069;来实地考察。最终,大家给出?#20439;?#37325;艺术家、保留这幅作品的意见。10月16日,北京日报刊登?#26029;部?#22721;画的复兴》深度报道,再次对机场壁画群给予充分肯定。

不过因为处于争论漩涡之中,首都机场曾一?#20173;?#22721;画前遮?#22235;?#24067;,但专程来一睹此画风采的人们?#25925;?#32476;绎不绝。“我那时?#25925;?#23401;子,常?#21561;?#26377;人故意蹭到幕布边上,掀开一角看壁画。”袁运生之子袁野想起当年的情景,不禁大笑起来。

赴美14年更坚定艺术道路

首都国际机场壁画改变了袁运生的命运。1980年6月,在东北待了18年后,青春?#24033;?#20877;的袁运生被调回中央美院任教。1982年,他应美国国际交流总署邀请,赴美做访问学者,后来?#33267;?#22312;纽约成为自由创作的艺术家。这一去,就是14年。

许多人以为他不会回来了,可袁运生在美国却以另一种方式清楚地?#21561;攪俗?#24049;艺术道路该有的方向。

“刚去访问的时候,我被?#25165;?#35265;了美国许多优秀的艺术家,包括抽象表现主义的灵魂人物之一威廉·德·库宁。”袁运生拿?#20439;?#24049;在云南采风时的部分白描作品给德·库宁看,引起了这位荷?#23478;?#32654;国画?#19994;?#24378;烈创作欲望。“我想立刻画画了。”德·库宁当着袁运生的面开始了创作,创作结束画面还未干,他就把作画时使用的一支最大号油画笔送给了袁运生。“从这一次交流可以感受到,艺术可以跨?#25509;?#35328;?#20064;?#33719;得共鸣。而中国传统的白描艺术,也完全被现代艺术家所理解和接受。”在美国绘画交流的那些年,袁运生毫无疑问拓宽?#20439;?#24049;的艺术创作思路,也学习了西方当代艺术的种种特色。“在美国期间创作的一些作品,有抽象的、有表现意味的,但这些探索并没有?#26377;?#19979;去。”他在美国期间为塔夫茨大学创作的壁画就以中国传?#25104;窕啊?#22899;娲补天》为题?#27169;?#21478;一幅在美国创作的丝织壁挂?#27573;?#39064;》也是在中国传统艺术思路指导下进行的创作。

“美国艺术界常常隔一阵子就一种主义压倒另一种主义,?#36873;?#21464;’看成最根本因素。美国艺术界还宣布绘画和雕塑已经?#21171;觥?#25105;不认同。”袁运生觉得,这样的结论很可笑,他觉得是时候回到祖国了。这时,母校中央美术学院也向他发出了回校任教的邀请。

1996年,袁运生回到中央美院油画系,在第四油画室任教。时任央美校长的靳尚谊原本认为,袁运生对西方当代艺术非常了解,可以加强第四油画室现当代艺术方面的教学,并且专门?#25165;?#20102;一次演讲,请他讲讲西方当代艺术。演讲那天,礼?#32654;?#22352;满了人,大?#19994;却?#30528;他对美国当代艺术各流派点评分析的激昂陈词,没想到,却迎来了一次主题为“我们必须走中国自己的路”的宣言。他呼吁,中国美术教育应该建立自己的教育体系。

走遍200多个县

寻找艺术本源

“回国后,我清晰地认识到,在艺术教育上走中国自己的路,将是我余生的唯一追求。”袁运生说。说到做到,他一开始上课就带着学生下乡考察、看石窟。“为什么看这些?造型艺术从素描开始,而高等美术教育中的素描对象全?#38469;?#35199;方雕塑。若想建立中国的高等美术教育体系,首先得有?#23601;?#30740;究素材做支撑。我国历史留存下来的众多雕塑朝代不同、材料不同、造型不同、风格不同,这些?#21019;?#26469;没?#24515;?#20837;到教学中。”袁运生身体力行,组织了一支研究团队,要为重建中国高等美术教育体?#24213;?#20934;备。

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,袁运生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做古代雕塑的普查和遴选工作。敦煌莫高窟、麦积山石窟、云冈石窟、龙门石窟,10年时间,他带?#20248;?#20102;陕西、山西、甘肃等19个省200多个市县的博物馆、石窟、文化遗址和?#26053;懟W式?#26377;限,他带领团队背着大包小包,火车倒长途汽车,长途汽车倒三轮车,奔走在山岭之间。更难的是,许多单位即便见到了国家文物局的信函,也不愿意让他们进去为文物雕像临摹。“遇到这种情况,我也不客气,站在门口就吵起来。”袁运生笑着说,别看自己身材瘦小,但是脾气耿直,吵起来很?#34892;?#27668;势,不达目的不罢休,不少单位怕了这老头儿,只好让他进去画画。

经过一段时间积累后,2002年,他提出“复制中国古代雕刻进入基础教学”的思路。2005年,他又进一?#25945;?#20986;课题“中国传?#36710;?#22609;的复制与当代中国美术教育体系的建立?#20445;?#24182;在同年获得“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届文化部创新?#34180;保?#36825;项课题也因此成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。2010年,时任国务委员刘延东批示财政部、文化部、教育部和国家文物局?#38498;?#32493;研究工作给予支持。国家一系列的支持,让袁运生更有了底气。

“不光临摹,还必须把这些雕像复制下来。”袁运生说,这是一项与时间赛跑的工作,泥塑和带有彩绘的雕像无法翻模复制,可以复制的雕像类别本就受到限制,而?#19968;?#35201;挑选造型水平高的造像。经过10年积累,如今他率领的团?#21491;?#32463;以石膏原比例复制了山西南涅水石刻博物馆的29种佛造像、山东诸城博物馆的36种佛造像,复刻作品年代涉及北魏、东魏、北齐。他们还以青铜原比例复制了首都博物馆、中国社会科学院、四川广汉三星?#24033;?#29289;馆、山西?#20848;?#33970;津渡遗址博物馆总计71件青铜器。被复制的青铜器,包括著名的商代青铜器后母戊鼎和唐代的两组黄河大牛。

2017年11月《北京日报?#25151;?#30331;一则题为《央美成立中国传统造型研究中心》的消息。这篇报道透露,袁运生被聘为该中心主任,将围绕中国传统造型艺术的脉络与传承展开研究。

今年,袁运生已经83岁了,无法亲?#28304;?#38431;奔波了,他关心的是,已经积累的这些素材如何进入教学体系,“这是个大工程,希望我能?#21561;?#39640;等美术教育的教学中,真正用上它们的那一天。?#20445;?#35760;者  李洋)


文章关键词:

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共0条评论
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