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谈京剧《三堂会审》

2019-05-14 15:47:31   来源:寒江孤雁1987
[摘要] 我学生时代看俞振飞、张君秋先生的电影《玉堂春?#32602;?#20446;振飞饰演的王金龙给苏三题写“玉堂春色”四字。三堂指的是哪三堂呢?说法不一。

    我学生时代看俞振飞、张君秋先生的电影《玉堂春?#32602;?#20446;振飞饰演的王金龙给苏三题写“玉堂春色”四字。三堂指的是哪三堂呢?说法不一。通常认为三堂会审是指重案应由刑部、御史台、大理寺共同审理,称“三堂会审”。明朝改御史台为都察院,与刑部、大理寺合称“三法司”,是最高审判机关了。但玉堂春一案是巡按王金龙、布政使潘必正、按察使刘秉义来审理的,并不是都察院与刑部、大理寺三法司会审,其实这里的“三堂”是一个比喻的说法。王金龙是巡按,就是?#23454;?#27966;到山西考察当地政务的特派员。藩司,即?#34892;?#24067;政使司,简称布政司,主管一省官员考核、任免等。长官为布政使,其品级一般为从二品。臬司,即提刑按察司,简称按察司,是省级司法机关。长官为按察使,其品级一般为从三品。

b999a9014c086e06119e6bb0e3bdaaf00bd1cb55.jpeg

    《三堂会审》是京剧的?#20146;?#32769;戏,青衣各流派都演,各有千秋。三庆班的前辈伶人田宝琳饰苏三、?#22363;?#24218;饰刘秉义、卢胜奎饰潘必正曾合作过此剧。那时候演出此剧,刘秉义是穿红袍的,王金龙、苏三、刘秉义、潘必正都穿红,称“满堂红”。到了1900年,谭?#38395;?#20808;生演刘秉义,才改穿蓝袍。因为刘秉义的官职比潘必正低,穿蓝袍也是合理的。

    唱腔上,孙春山、林季鸿二位先生是京剧?#39134;?#19981;应该被遗忘的。他们设计了许多青衣的新腔儿,由于年代久远,当下一些年轻人只知道四大名旦的名字了。像梅兰芳先生的《玉堂春?#32602;?#34429;然是1909年由梅雨田先生传授的,但他也吸取了一些林季鸿先生的腔儿。这些无名气的前辈们,我们后人不应该忘记。.

    梅兰芳先生1911年在北京文明茶园演出《玉堂春?#32602;?#36825;是他第一次演出此剧,建国后他不再演出此剧了,因此,梅先生本人的《玉堂春》我们只能从老唱片中研究。研究流派,应该尽可能地观、听流派创始人本人的像、音资料。可以参?#32423;?#20195;传人的资料。年轻传人的演出,如果是在师傅生前演出的,经师傅亲传、指正、认可的,可以参考学习。如果是在师?#31561;?#19990;后才露演的,我个人是不建议去学的。

29381f30e924b899dc77bd528bb3cc910b7bf648.jpeg

    梅兰芳先生,1924年在物克多公司,录制了?#30333;源?#20844;子回原郡”的二六转流水;1928年在胜利公司录制了“公子二次把院进”的原板; 1935年在百代公司录制的《玉堂春》的唱片比较多,有散板,导板,慢板,原板,流水。

    ?#34892;?#20113;先生,1929年在高亭公司录制?#35828;?#26495;、慢板一段唱片;

    程砚秋先生,1924年在物克多公司,录制了散板和“这场官司未动刑”的二六;1936年在蓓开公司录制了?#30333;源?#20844;子南京去”的二六、流水;

    荀慧生先生,1922年在百代公司录制?#35828;?#26495;、慢板;1925年在高亭官司录制了?#25353;?#21457;公子回原郡”二六、流水和“这一堂官司未动刑”的二六;1929年在蓓开公司录制了?#25226;?#33457;总要讲酬应”的摇板、“独坐小楼开妆奁”的?#20064;?#23376;、“来在都察院”的散板;1930年在大中华公司录制?#23546;?#26495;、原板;1932年在长城公司录制了“昨日里王公子院中散闷”的原板、“平冤”一段;

    仅从以上资料,我们来研究一下《玉堂春》的唱腔特点。

4d086e061d950a7be29deb51ea64b3ddf3d3c932.jpg

    散板“来至在都察院”一句,“来”字是阳平字,应该低起高收(程派的来是低唱的),就像《荒山泪》的“谯楼上二更鼓”,“谯”字阳平,就低唱。另一版唱?#30465;?#21548;谯楼二更鼓”,“听”字是阴平,应该高起低收,所以“听”字就高唱。但“来至在都察院”,“来”字是第一个字,为了醒目领神,梅兰芳的“来”字是高唱的,他不唱"来至在",而唱"来在"。荀慧生先生也是“来”字是高唱,唱“来在都察院”。“两旁的刽子手”,在录制唱片时,梅兰芳还是唱“刽子手”的。刽子手是法场行刑的,后来,他改为“刀斧手”,唱腔也作?#35828;?#25972;。“好比那羊入虎口有去无还”是老词,荀慧生就唱?#25226;?#20837;虎口”。梅兰芳改唱“鱼儿落网有去无还”。“无、还”两个字是阳平,梅兰芳后来作?#35828;?#25972;,“还”字低起高收,和唱片唱法是不一样的,程派也是这样处理。张君秋先生这几句的处理,基本遵循梅先生的方法。

    回龙腔“大?#22235;擰?#19968;句,和几句慢板,各派的处理都不同,但梅兰芳和?#34892;?#20113;的回龙腔是比较相近的。“人”字是阳平,荀慧生先生的“人”字是由1往3高收的。梅兰芳?#22363;?#20102;陈德霖先生的刚直唱法,棱角?#32622;鰨?#39039;挫有度,但又不失委婉。唱腔不花哨,朴素大方,很庄重稳实。“本是公子取的名”,“本”字是上声,应平而上滑,?#34892;?#20113;先生直接高唱处理。?#26758;?#20799;买奴七岁整”的?#26758;薄?#23383;是上声字,梅兰芳、?#34892;?#20113;、荀慧生、张君秋和程派的赵荣琛等先生都是低唱的,唯有程砚秋的?#26758;薄?#23383;是高唱的,我分析可能是受余叔?#39029;?#27861;的影响。根据余叔岩先生的“三级韵”原理,鸨字上声,儿字是阳平,所?#22253;?#40488;字高唱处理。“买”字是上声,?#34892;?#20113;先生又是高唱处理。“住?#33487;?#20061;春”,“住”是去声,“了”是上声,去声字应下滑平直,?#34892;?#20113;先生?#36873;?#20303;”字低唱。“十六岁”的十字,还是阳平,梅兰芳、程砚秋、荀慧生等,大家都高唱。“是那王,王公?#24433; ?#20013;,王公子的王字,阳平,梅兰芳、程砚秋、荀慧生等,是高唱的。赵荣琛先生的这个王字却是低唱,公字高唱,突出了公字这个阴平字。

    “初见面”一段,“三百两”的“三”字,是阴平,梅兰芳、荀慧生、张君秋是先平后高,唱足一板三眼;程砚秋则直接高唱,只唱板和头眼,“三”字连唱“百”字,更紧凑些。“吃一杯香茶”的“吃、香”又是阴平,梅兰芳、荀慧生、张君秋都是高唱处理。程砚秋“吃”字的处理却是低唱。

文章关键词: 京剧 三堂会审

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共0条评论
加载更多
相关阅读: